虫儿欢

[瑟莱][ABO][灼焰]之2

被屏了只好重发。。


大概是熬过了第一轮的发情热,莱格拉斯平静了一些,至少可以认出来他在瑟兰迪尔的寝宫内,

瑟兰迪尔把大致的情况和莱格拉斯说明了一下,最后说了医师的建议。

“你没有心仪的alpha吗?”瑟兰迪尔问。

莱格拉斯愣了楞,语气轻松的说:“那找谁好呢?”

“波林?”瑟兰迪尔下意识的说出了莱格拉斯最要好的朋友名字。

“他?”莱格拉斯一脸的不忍直视,“太尴尬了,我跟他可是好哥们。”

“艾德家的小儿子?”

“那个自大狂?我真的挺讨厌他的。”

“鲁克塞?”

“adar他比omega都要娘娘腔。”

“汉密勋的那个哥哥呢?”

这回瑟兰迪尔自己都否定了:“不,他好像已经结婚了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忍不住笑了。

 

“你希望的alpha是什么样的。”

莱格拉斯从未想过这种问题,所以一下被问住了,等了半天才说:“起码要能胜过我。”

瑟兰迪尔失笑:“我的儿子,整个密林能胜过你的alpha有几个?一个巴掌能数得出来吗?还在单身的,应该一个都没有了吧?”

莱格拉斯泄气:“我无法忍受弱鸡一样的alpha。”

瑟兰迪尔忍着笑:“那林谷家的那对双胞胎应该能符合你的标准了吧?”

“也……不是不可以。不过你确定他们从林谷跑到密林来不需要两三个星期什么的么?”

“好吧,那可真没办法了。”

“能胜过我的又在单身的又在密林的我也喜欢的还真的有一个。”

“谁?”

“我adar啊。”莱格拉斯忍不住把头埋在被子狂笑。

瑟兰迪尔刮了刮他的鼻子:“调皮鬼。”

 

午餐的时候,莱格拉斯就感受到身体的第二波热潮的到来,他强忍着没多久,瑟兰迪尔就已经看出来了,他又给他灌下了大量的水。

莱格拉斯忍不住散发了大量的信息素,瑟兰迪尔也逐渐感受到了自己身体被影响而产生的变化,他不能开窗透气,omega的信息素能把方圆几公里的alpha都招过来形成大规模的械斗,他只能出去透气。

“ada……别走……”莱格拉斯牵着精灵王的袍角,他觉得很无助,意识都在慢慢抽离自己的躯壳。

“莱格拉斯,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。”瑟兰迪尔拉开莱格拉斯手里的衣服,“斯特夫人一会会来照顾你,忍耐一下。”

莱格拉斯难受的在床上翻滚,睡衣被他扯得七零八落。他侧过脸碰触到了瑟兰迪尔的手指,便开始无意识的舔舐,那种酥麻感直冲瑟兰迪尔的脑门,已经硬起来的下身被裤子束缚的发痛。

王子已经开始用牙厮磨他的手指,瑟兰迪尔抽离了手指,就像抽掉了孩子的奶嘴一样,王子的眼睛浮起了大滴大滴的眼泪。

“ada……ada……我难受……”

瑟兰迪尔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成年之后的泪水。

他脑子中有什么弦断掉了。


被屏了,以下走不老歌

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dmn=cclovely&tid=3118818#Content


莱格拉斯睡的很沉,他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了,貌似已经安全的度过了这一次的发情期,照常来讲精灵的发情期一年差不多有七天,他的发情期反应比别的omega反应强烈的多,也比别的omega短的多,只有两天时间。

莱格拉斯的身体素质非常好,只是在床上躺了一天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不过这一天也够令人尴尬的,国王陛下对王子的态度一如往常,而莱格拉斯……

他们的关系其他人一无所知,包括他们的贴身侍女侍卫。所有的事情,哪怕是换床单,沐浴,用餐,都是瑟兰迪尔亲手包办的。他也没有标记他的孩子,所以信息素散去便什么都不剩下了。

王子总是躲闪着国王的视线,他们之间不再有如同往日一样亲密无间的交谈。这一天王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倚在枕头上看书——或者说是发呆,而精灵王在一帘之隔的前厅办公,两人再无任何交流。

入夜,莱格拉斯躺在床上装睡,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瑟兰迪尔,装着装着,就真的困了。睡意朦胧间,他听到一声淡淡的喟叹。


【瑟莱】【ABO】【灼焰】玻璃碴走起四发完。

本章无肉,预备四章完。

本文预备BE。

 

瑟兰迪尔的唯一的儿子是个omega。

不过还好精灵是永生的,瑟兰迪尔漫长的生命中再生一个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,王储只是预备役,如果精灵王不出什么意外,那些聒噪的贵族大臣们谏言就好似在诅咒他们尊敬暴躁的国王陛下,所以在王子已经三千岁的时候仍然没有人敢进谏让陛下再生一个,何况omega的领主也不是没有。

王子刚成年的时候,已经展示了他作为高等精灵王者后裔的强悍。整个王宫的近侍中,没有和他战斗十分钟以上的人物,即使是贵族子弟,也没有能够压倒性胜过他的alpha。

“可惜是个omega!”

莱格拉斯不知道听过多少次这句话,惋惜的,嘲笑的,淡漠的,他也不是没在意过,只是在意了大概十来年也味同嚼蜡了。他现在是近侍队长,忙得很,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omega才有的小情小绪。

是的,除了每年打抑制剂的时候,他通常把自己当做beta。

 

天色将暮的时候,莱格拉斯带着他的人马回了宫殿,他这次出门将近七天,因为边境线上有一个比较麻烦的蜘蛛巢穴,本来差不多二十个精灵他觉着已经足够了,结果这个巢穴还通往一个大地穴,二十个精灵在里面搜索了好几天才把溃逃的蜘蛛都消灭掉,有两个精灵受了重伤,其中一个差点死掉,莱格拉斯的心情很不好。

这一切情绪都在他看到瑟兰迪尔走下王座向他靠近的时候烟消云散。

瑟兰迪尔眼神柔软的看着莱格拉斯单手扶胸他施礼,神色却突然一变。

他挥手摒推了左右侍卫和侍女。

莱格拉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的父亲。

“你多久没用抑制剂了?”

莱格拉斯算了算日子,脸色也是一变。按他的日子,他现在已经处在发情初期了,怪不得回来的路上他的侍卫们都心浮气粗的,一点点小事都大动肝火。

不过莱格拉斯往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却没摸到那个小玻璃瓶,估计出门的时候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。

“我现在去找医师拿一些。”

“你跟我来,我这边还有一些。”

瑟兰迪尔的寝宫和议事厅很近,医师的居所在老远的西面。莱格拉斯虽然很不愿意让瑟兰迪尔闻到自己发情的味道,但是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况穿过整个王宫是在添乱,他也可以让侍女们去拿,但是他又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在发情。

他于是走在了瑟兰迪尔的后面。

 

瑟兰迪尔的房间很大,算是半个办公室都在内,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多,收拾的十分细致条理,就像瑟兰迪尔本人一样。

小时候莱格拉斯经常在这里玩耍,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,他知道办公桌抽屉的内侧还有一个顽皮的手印,那是他在五十岁之前在这里偷偷印上去的。

“adar你为什么会有omega的抑制剂?”莱格拉斯边问边把难喝的药水灌下去。

“上一次医师拿过来的时候拿错了两瓶,我留下来了。”瑟兰迪尔在办公桌后面坐下,“这几天怎么样,没有什么意外吧?”

莱格拉斯摇摇头,把这几天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,讲了挺久,等讲完了莱格拉斯发现自己身体内的那种微微的浮躁感已经消失了,这个抑制剂起效好似比以前快很多。

 

莱格拉斯是在半夜发现不对劲的,他晚上洗了个澡,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,几天的疲惫让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梦里他全身着火,怎么都找不到水,热醒之后发现自己的皮肤的确在散发着高温。更要命的是,下身在汩汩的淌着一些清液。

有一种焦渴的感觉在身体内部叫嚣,这个感觉极为陌生,他试着去擦掉那些要命的液体,只不过外部的抚摸,就让那地方饥渴的含住了自己的指尖。

莱格拉斯像被火烫了一样甩开了手,但是那个感觉不停的在诱惑自己,终于忍不住的他试着插入了第一个指节。

一股发麻的电流直接炸到后脑勺,他整个人都僵直了一下,那个地方拼命的蠕动着,想全部吞下去。

莱格拉斯咬牙艰难的把手指抽了出来,中间几次他都想不管不顾的插进去,终于理智还是回笼了。

他确定自己真的正式发情了。

 

瑟兰迪尔刚刚准备入睡,就听到阳台有什么重物坠落下来的声音。

随手拿起双刀中的一把,只不过还没走到阳台就被一股强烈腻味的甜香给震住了,他心中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——

“adar,是我……”莱格拉斯的声音。

瑟兰迪尔刚打开门,莱格拉斯携裹着大量的汗水和信息素的身体就倒在了他怀里。这味道让他头皮发麻,瑟兰迪尔镇定了一下然后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。

只不过在放下的时候莱格拉斯好似无尾熊一样,圈住他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放手,嘴唇在精灵王的脖颈上厮磨,嗅着他耳后腺体散发的些许alpha信息素的味道。

“ada……别走……”

“莱格拉斯,先放手,你需要医师。”瑟兰迪尔想要不伤到莱格拉斯的情况下把他的手给掰开,无奈任性的儿子绝不肯放过自己的父亲。

“不要……医师……不要他们看……”

灼热的呼吸吐在瑟兰迪尔的耳朵和腺体上,瑟兰迪尔自己也不好受,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力在土崩瓦解中,omega那腻人的甜香像是有实体一样,黏湿的缠绕在他的鼻端。

莱格拉斯张口咬住了他的耳根,瑟兰迪尔倒抽一口气,在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反压住莱格拉斯咬住了他耳后的腺体。莱格拉斯的两条长腿缠上了瑟兰迪尔的腰,两人一起纠缠着倒在了床上。

瑟兰迪尔发现自己不可避免的硬了。

再放任下去事态就会往地狱边缘滑过去,他按住莱格拉斯脖颈上的一条脉动的血管,过不了一分钟身下omega就瘫软了下来。

 

“殿下的身体在发情期的反应比别的omega更严重一些。”医师在检查过莱格拉斯身体,“抑制剂没有起作用的原因有很多,我们现在正在排除殿下刚服用下去的抑制剂有问题这个可能。”

“你们现在能不能把他的发情期再抑制下去。”瑟兰迪尔正在扶着莱格拉斯给他灌下大量的水。

“我恐怕现在做不到,我的陛下,因为我们正在排查那一批的抑制剂有没有问题,如果下午殿下服下的抑制剂没有问题,那再给他服再多的抑制剂也无济于事。”

“现在只能等莱格拉斯的发情期自己熬过去?”

“是的,不过……”医师欲言又止。

瑟兰迪尔示意他说下去。

“王子已经三千岁了,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omega,这种时候,他只需要一个alpha。”


我要饿死了

占tag抱歉,写瑟莱的大大们在哪里?已经两三天只有一两篇文出来了。
嘤嘤嘤嘤求投喂,玻璃碴都可以,随便掉点什么下来都行。



如果……太太们都不投喂了…我就只好……



自己写…


报社发BE肉了!

试试怎么发文章,我靠谁告诉我怎么去掉照片